Pages

Friday, August 03, 2018

生病了



还真估不到,我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病倒了。

从5月中开始,我就一直不停的飞,一直飞到7月尾。Well,7月尾是一个很 last minute 的 trip。
自从6月从澳门公干回来,我就生病了。那是因为天气变化所致。
那里当时是夏天,澳门的夏天湿气很重,而且户外热,室内冷气却冷到发抖。
如果因为没有做好防备措施,很容易病倒的。

我,就是那一个人。

去澳门开会回来一个星期,又出发去拍摄了。
第三天,就病倒了。
赶回啦办一场活动,就又一直陆陆续续的忙。
一直到最近的新加坡 trip,回来就 真 的 倒 了。

那么多人,偏偏我是被细菌感染的。
但是,我最害怕也最不喜欢的,就是每个人说是因为鹌鹑的关系。
*鹌鹑是我在四月领养的狗,下次再好好介绍他。

我觉得不是鹌鹑的关系,因为除了第一个月抱他回来的时候我有鼻子敏感,过后都没什么事情了。

前言写好了。就进入正题吧。

7月27号,从新加坡回来。
机场是新的,但是周围很多人都咳嗽。
我也以为自己好一点了,也没有特别可以防范。

7月28 号,从大城堡回自己的家。
几乎每一次到大城堡,过夜,我都会鼻子敏感,因为房间平时没人睡觉,所以很多灰尘。
下午起床,鼻子开始很不舒服,一直不停打喷嚏。
回到自己家,感觉有好点了。只是觉得还是少许虚弱。

7月29号,一整天就是呆在家里。我们俩也好久好久没有那样周末很纯粹的呆在家,什么也不做。
晚上睡觉的时候,开始觉得呼吸不顺畅,躺着的时候,一直觉得胸口闷闷的,没办法好好呼吸。
肺部所发出的喘息声,也让我没办法入眠。


7月30号,一早上就去看医生,吸了 nebuliser。
吃了药,休息,流了些汗,以为会好点,结果还是没有。
只是慢慢的走到楼上,我就觉得呼吸困难,需要坐在床上休息,才可以进行下一个动作,例如洗澡。
洗澡也是个很辛苦的过程。洗好后,呼吸很不顺畅。
一直到晚上8点多,跟男人说,我真的不行了,请马上送我去医院抽痰吧。
到了医院大概9点(因为中间我们在路上兜来兜去找医药卡)。
登记了过后,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显示量血压和体重。
再等个半小时,就进到急症室。
告诉医生我的状况,想要抽痰。但是由于是在肺部里面,所以不能马上立刻。
医生还是建议吸 nebuliser,然后再安排入院。
其实我们已经做最坏打算就是入院。
护士先是让我吃了两颗 panadol,因为发烧38度没有退(早上看医生也是38度)。
然后就带我进去 emergency unit 吸 nebuliser。
男人就到外面去办理入院程序。这个过程还真慢。
等着的当时,我换了病人服,扎了针在左手背。护士也抽了我从我鼻子抽了样本去化验,是否有 Influenza 感染。
然后就被带去照 X-ray。
照了 X-ray,就是回去 emergency unit 等病床和化验报告。
鼻子样本化验报告出来,Influenza negative。心里定了一定。
后来,主诊医生 Dr Usha 出现了。
她说,我暂时没有 Influenza,但是我的肺部氧气非常低,需要入院观察(yes I know...)。
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终于把我推上楼上。
本来以为我只是需要转去普通病房观察,哪里知道,从电梯出来那一刻,看到墙上写的是 Intensive Care Unit (ICU), High Dependency Unit (HDU) 的字眼。。。
心想,我没那么严重吧?
那时候,也已经快半夜12点了。
我被送到 Cardiac HDU ,类似深切护理部门了。心里觉得开始担心,我该不会是那么严重吧?
躺了下去,马上就又来 nebuliser (三个小时一次) 加吊药水(antibiotic)。
就这样,第一个晚上过去了。

记:我的肺部氧气只有95%,正常应该是 99-100。只是差个5% 就呼吸那么困难,那些少过95 的不是更可怕?


7月31号。
早上一早就被叫起床,又是吃药又是 nebuliser。我的朋友就是 nebuliser 了。
然后就是叫男人从家里拿一些基本日常需要过来。
这种时候,irregular period 又来,还好量不多。
隔壁床的 uncle 也还蛮 entertaining 的。
一早就问说,他可以吃肉骨茶吗?可以打电话给他老婆吗?到处和人借电话要打电话给老婆。
然后就是一直吵回家,要出院。我想,他应该是住了一阵子了。
我对面床,是一个女病人,看起来病的很严重。
应该是刚刚喉咙动了手术,插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管,看了都心疼。
不过,她后来被转去普通病房,应该是好事来的。
斜对面,是一个中年男人,听说好像是怀疑 bird flu,住了四天。今天他终于可以出院了。
而我呢,还是很心急的等着 X-ray 报告。
爸爸和妈咪也来了。
X-ray 报告暂时还没出,Dr Usha说,她看了电脑的 X-ray,大致上应该不是肺炎,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气管炎,导致我的器官肿了,发炎了,所以不能呼吸。
后来,就是一直等房间。
大概等到四五点吧,终于可以转去普通病房了。
第一件事情,就是马上去洗澡。
换了普通病房,也不用一直吊药水了,开心自由啦!
我拿到的,是双人病房。隔壁是一个婆婆,有一个女佣陪着。
傍晚男人回来探望我,拿了一血他之前遗漏和拿错的东西过来。
因为是双人病房,探病时间只是到晚上九点而已。
今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咳嗽,肺部的痰一直没办法咳出来。很痛苦。
又是 nebuliser (4-6个小时一次)。

记:还有发烧(37-38度),氧气开始好转 96-97。
记:今天一位非常特别的友人来探望,Cherinne。虽说不上是很深交,但是我们之间很多化学效果。
记:今天傍晚时分,收到了护士送来的 X-ray 报告。根据上面的注解,是气管炎,然后轻微的肺炎。

就这样,第二个晚上过去了。


8月1号。
同样的,早上7点之前就被叫起床。
我本来以为只是需要 nebuliser 而已,哪里知道,抗生素 antibiotic 现在是直接从还插在手上的针筒输进去。
因为是第一次以这样的方式输进去,我一时接受不了,感觉整个左手一阵冰冷,然后就是血管被逼开的感觉,然后,就是一个字 - 痛!
还要是一次过三支10ml的剂量。。。一天还要输入三次。。。

今天医生安排了我去做肺活量 test。
就是去吹一个仪器,仪器可以测试我们的肺活量是否到正常水平。
当我在外面等的时候,听到护士在教着一个老伯伯如果做这个测试。我在外面听到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就是对着仪器吹,吸,吹~ 
我的结果,距离正常水平还有一大半的距离。
后来,就是默默的走回去自己的房间。医生鼓励我要多走动。

工作狂模式今天开了一下。
Supplier 到了医院来 present 给我,他们最新的活动。感觉还蛮新鲜的(我是说,在医院开会。Presentation 也很有趣啦)。

今天,是最多人来探访我的一天(除了男人意外)。
下午的时候,婶婶来了,然后就是死党淑慧,接下来是男人。
傍晚时分,护士过来问,我要不要换去个人病房,因为有病人出院了。
我当然要!(因为其实隔壁房的婆婆晚上一直要做很多检验,我一直被干扰到,睡不好)
换了房间,男人陪了我一下,就走了。
然后就是 Calvin 和老婆友人一起来看望我。
他们的出现带了一些颜色给我。
说了一些笑话,分享了一些保险的东西。
晚上十点半,又是 nebuliser。
奇怪的是,今天晚上,与其针筒输入药物,又开始吊药水了。

就这样,第三个晚上过去了。


8月2号。
因为昨天左手背开始疼痛,今天针筒被拔了出来,然后换了个新的输入点。
本来应该是换去右手,可是因为我害怕手残,所以坚持用左手。
还好找到了一个不错的血管。
早上医生来的时候,给了我一个很扎心的消息。
我的尿液化验到有一种病菌 - ESBL,是一种新的病菌,一种一个原因是因为吸取太多抗生素而产生的。ESBL 也是一种喜欢出现在医院此等地方的病菌。普通的抗生素是没办法对抗的。
医生说,严重的话,我必须被隔离。
(开始明白为什么昨天晚上是吊药水)
听了过后,我脸上是什么表情我不知道,但是是整个人醒了。
然后马上联络男人,通知他最新的进展。
然后不停用手机搜寻什么是 ESBL。越看越害怕,越担心。
到最后,放弃了。不看了。
然后吃了早餐,吃了药,nebuliser 和打药过后,我就睡着了。
中午时分,爸爸妈咪和二婶来探望我。
本来不打算告诉他们的,可是我还是忍不住问了护士,目前状况如何。
实在是担心啊。
后来下午医生再来的时候,证实是由 ESBL,但是不需要严重隔离,最重要是不要和别人共用厕所。要一直洗手保持干净消毒。
抗生素,也越来越强。整个人也开始感觉更容易疲惫。

就这样,第四个晚上过去了。


8月3号。
今天早上,医生来,说目前 ESBL 暂时被控制了。ESBL 真有那么容易被打败?
如果我想要的话,今天傍晚就可以出院回去,她会在开一些药物让我带回家。然后下个星期回来复诊。
反正都在医院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决定留多一晚,看看状况如何。
医生也建议留多一晚,明天看看适合不适合出院。
因为药量增加,我的活动范围基本上都是在床上。
吊药水吊到一半,我就睡着了。
今天,来了意想不到的稀客 - 玮胜。
有感动到。晚上时间也还好有他,娱乐了我们一下,还带了我和男人到顶楼让我透透气。
感觉舒服多了。终于不是隔着窗口看窗外了。

今天,就这样默默的过了。
就这样,第五个晚上很快就要过去了。

很想念家里。
很想念鹌鹑。
很想快点回到工作岗位上,恢复正常生活。

老天爷,谢谢您一直以来的眷顾和照顾。

记:静静的,在医院抄经文也是很不错的体验。

笔于
病得累垮垮的晚上
但是体重上升了
鸡蛋糕



送上病人照片一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凡潜过必留下水迹
凡停过必留下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