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Friday, May 10, 2019

不知道应该放什么题目好

2019年5月8日


时间大约早上6.30,电话突然响起。
睡得半梦半醒的状态,还以为是闹钟响。听清楚,不是呢,是有电话。
是男人哥哥打来,说家婆必须紧急入院,他已经招了救护车。

这一次,可以感觉男人是强忍紧张。我就像平时那样再快一点的速度准备。
回到增江拿家婆的东西已经九点了。再到医院,差不多十点了。

看着家婆躺在病床上,在看到隔壁床的病人们,突然间一阵心酸。
可以感觉到,家婆看到我们到,她是开心的。
她一直跟隔壁床的阿姨用福建话说,这是我的小媳妇,重复了几次。

因为之前自己曾经入院也很明白那种躺在病床上的感受,再看到隔壁床的病人有些没有家人陪伴,感觉很可怜,很孤单。所以,看到家婆睡着了,我也坚持站在床边,好让老人家睁开眼睛的时候,是有个家人在身边,不会感觉那么恐惧。

长话短说,结果在医院等了一天,结果还是必须出院。
没有经过什么讨论,我其实已经最好心理准备,家婆这次是真的需要来我们家了。
没想到,这个会来得那么快。终须面对的。


当天晚上,其实我的心情很不好受。
为什么不好受,我真的说不出来。

脑海里,开始出现我自己的爸爸妈咪,弟弟,我自己,男人。。。
我们老了,是不是都会这样?我爸爸妈咪老了会不会是这样?
那种不安和恐惧就这样突然冲着来。
吃了晚餐,从甲洞驾车回家的路上,男人精神累到睡着了,我也是很机械的驾车回家。
怎样回到家,我也不知道。

后来,忘了tumpang有人帮忙买安顺的猪肠粉。
虽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我还是选择出门。

拿了猪肠粉,快到家的时候,看到好友回复我的信息,突然间很想哭,为什么会想哭,还真不知道。
就只是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怎么办好。 

到了家,我也没有下车,就是在车上信息,哭,冷静。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去抱着男人哭了。
第二天起身,眼睛是肿到不行。


2019年5月9日

今天一整天就是在担心,要不要请女佣?
那么大一笔钱,怎么办? 也还好, 男人有两个哥哥,可以大家分担。
原来,要请一个佣人真的很不简单。

又要解决工作上的事情,又要解决家里的事情。
男人还是一贯的假装坚强其实是在逃避问题,又是那些什么男人的尊严,什么都不讲。
虽说应该由家里男人讨论决定,结果也是我去做。
我并不是在投诉或什么,只是觉得男人是不是在这种时候能有担当一点,而不是尽量躲在自己的壳里面,能逃避就逃避,一直到没有办法逃避为止。。。
我知道他在烦恼钱财的问题,可是,逃避也不是办法啊。

今天,也许是他看到喔很积极的找解决方法,他也开始积极了一些。
但是,我很担心他会一味的想要省钱,而选择了风险高的女佣,特别是那些私自外面接工作的,这些人,半路跑路了怎么办? 偷东西怎么办?欺负老人家怎么办?多多要求怎么办?
毕竟她们是在外面找吃的,会比做家庭工,有中介控制的女佣精明。

过了一天,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男人自己今天,也负起了照顾家婆的责任。


2019年5月10日

今天,还是继续在找女佣,但是比起昨天,没那么积极了。
都是从昨天 short listed 里,继续交涉。

终于,还是找到了女佣。
明天就可以上班。
还真的谢天谢地啊。

但是,唯一不开心的。。。。
之前去面试的公司,以为有好消息,结果。。。还是失败了。。。。
没关系,下个星期还有一个!要再接再厉!
我一定可以在最短时间内找到一份工作的!


最后的最后,希望家婆身体可以快点康复,健健康康的,就好。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凡潜过必留下水迹
凡停过必留下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