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Saturday, February 01, 2020

再见了 我们会再相遇的

2020年 1月 15日 星期三 
晚上 9点08分 
肚腩妈与世长辞了

从 2019年 的 5月 开始,肚腩妈的病情开始病发,主要是肾机能开始退化。
后来,我们就开始为肚腩妈的病情担心。

也许是冥冥中注定,那时候我还在冰淇淋公司上班,那时候的工作情况,其实算起来是十分轻松的。只要每个星期一早上的会议露露面,其他日子基本上不回去办公室也无人管。
也因为当时候的情况,公司环境,我可以那样胆大妄为,毕竟老板也不会对我做些什么。

那时候,肚腩妈开始跟我们住在一起,好容易照顾。

一直到9月,肚腩妈在烟霾严重时期哮喘发作,马上紧急入院。
就从那个时候,肚腩妈不曾出院过。。。
病情也一直反反复复,我们也常常必须请假到医院去见医生,或者是一些 false alarm,搞得我们以为是什么事情发生了,赶着到医院。

这样的日子,一直都没有停过。
说不累,那是骗人的。

那时候,大肚腩因为这个关系,也少了出门,也就是说,收入跟着减少。
我刚刚换了新的工作,也不好常常请假。
奈何,事与愿违,很多时候都不如人意啊。

在十月的时候,肚腩妈因为服食药物的后遗症而变得神志不清。
那时候,眼睛曾经向上翻,我们是十万个担心。
后来医生解释说是药物影响,我们也只能听了。

医生停了药过后,肚腩妈的情况也渐渐好转了。
一直到12月,肚腩妈开始可以自己那汤匙进食,可以坐起床,手脚行动比较自如了。
我们看了,也很欣慰,想说肚腩妈在新年之前,应该可以出院了。

我们还找了家里附近的疗养院询问,只差没下定金。

12月中,肚腩妈到了中央医院指定的康复中心。
可惜,才住了一个星期,肚腩妈又因为呼吸困难再次被送入中央医院。
原因是因为康复中心没有适合的医生的器材。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啊。。。)

后来,肚腩妈的每况愈下。
每次去探望她,情况一天比一天差。
常常拉肚子,因为没有及时换洗尿片,下体伤了。
到后期根本就是鲜血一直流。
因为肚腩妈有糖尿病,所以伤口很难痊愈。再加上年纪也大了,新城代谢也慢了。
看了很心疼,也做不了什么。

在肚腩妈离开的前几个星期,又开始神志不清了。
认不清谁是谁。
很奇怪的是,两次发生神志不清的时候,肚腩妈都认得我是谁。唯独我。
是不是真的,越不喜欢的人,越记得清楚啊?
(我也只能苦笑,但是,最起码她记得我)

就在我们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时候,大肚腩在15号晚上9点,播了第一通电话给我。
叫我别睡觉,等他回家。因为肚腩哥打电话给大肚腩吞吞吐吐。
第二通电话,大约9点15分左右,大肚腩说,肚腩妈走了。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问大肚腩,什么走了?什么意思?
我才反应过来。

那时候,我的头脑是一片空白。
我只是知道,我必须把睡衣给换了,在衣橱前面走来走去,找深色衣服。
然后再走来走去,完全不知道自己想要干嘛。
后来,只想到打电话给爸爸,通知他一声。

然后,脑袋出现了 SY,因为她有经验。就问了她我应该做什么。
那时候我真的很彷徨无助。
出门之前,也尝试找了 Roslyn,问问她是否有空可以到医院陪陪我吗。
很感恩,她和我度过了那一段在医院难熬的时间。 

过后,就是葬礼了。
肚腩妈,选择了火化海葬。
葬礼的第一和第二天,我不敢和大肚腩说,我的想法。
因为我怕会哭到说不出话。
一直到出殡前一个晚上,最后的那几场打斋过后,我和大肚腩坐在一起。

我说,我明白为什么妈妈虽然不懂的游泳,但选择了海葬。
因为,她这一生,都默默的为家庭付出,后期因为行动不方便,很多地方都没有去过。
所以现在她脱离苦厄,没有病痛了,自由了。
当然是要去好好的环游世界啊。

老实说,每次想到这里,我的眼泪一定会不自觉的流下来。
因为大肚腩在肚腩妈离开之后,心也释怀了很多,跟我说了很多肚腩妈生前的事情。
如果,大肚腩早点告诉我这些,也许我和肚腩妈的关系,会更加好。
我也不会带着这些些的遗憾。

在这个农历新年,我也有很深的感触。
虽然很伤感,但是,最起码我和肚腩妈一起度过了两个农历新年,一起吃了两次的团圆饭。
第一次,她三个儿子坐在一起,吃个开心的团圆饭。
那一天,肚腩妈真的很开心,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第二次,是跟肚腩妈的干女儿一家人一起吃的团圆饭。
总算,对肚腩妈来说重要的家人,都和她一起吃了团圆饭。

也因为这个经历,我真正领悟到,我们真的必须好好的照顾自己的身体。

老了,辛苦的不只是自己,还有必须照顾自己的家人。
每次到医院的时候,看到一些老人家没人照顾。
我真的很怕,有一天我老了,我很怕像他们一样。
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受。

肚腩妈,我们的缘分不深也不浅。
之前你叨念我的,我当时觉得刺耳。
可是,我都记下来了。

肚腩妈,你的来世,我们还要做家人。
我们,一定会再相遇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凡走过必留下痕迹
凡潜过必留下水迹
凡停过必留下字迹